快捷搜索:

中国服务消费如何走? 专家:数字化发展是新增长点

 新发展阶段,在全面促进消费的大背景下,如何促进服务消费提质扩容?中国服务消费领域又有哪些主要增长点?

  近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组织召开“新发展阶段全面促进服务消费”研讨会,多位专家就新发展阶段如何发展中国服务消费给出答案。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一季度,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5978元(人民币),比上年同期名义增长17.6%,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7.6%,比2019年一季度增长8%,两年平均增长3.9%。消费对经济复苏的拉动作用进一步增强。

  作为扩大消费的新引擎,新发展阶段中国服务消费有哪些新特点和新趋势?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鸣指出,当前中国服务消费一大特点就是服务消费发展与数字技术革命形成历史性交汇。不同于西方国家,中国服务消费扩张期从起步阶段就表现出诸多数字化转型特征,数字化发展也推动了服务消费变革,形成了多种新业态和新模式。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社会数据研究中心主任、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许宪春也认为,数字化转型为新发展阶段的服务消费提供了很大发展空间,能够大大提升服务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

  值得注意的是,在数字化激发服务消费活力、为经济转型升级注入强大动能的同时,也浮现出一些问题。

  许宪春强调,由于种种原因,当前信息孤岛现象突出,政府不同部门之间、政府与企业之间、企业与企业之间的数据互通存在障碍,如何打通信息“壁垒”,推动数据共享开放是推进服务业数字化转型必须解决的问题。

  数字化快速发展的趋势下,数据监管也是待解难题。中国商务部研究院流通与消费研究所所长董超提醒,服务消费是即时消费,对于服务消费的监管存在较大难度。当前,中国的数据存储、数据确权、数据分级分类、数据流动规则还不够明确,平台的规制有待加强,监管力度有所欠缺。未来一旦平台服务领域数据流动开放,短板就会暴露出来。

  “在数字经济时代要着力打通各个部门的监管‘梗阻’,同时优化配置更多综合服务业态。”董超说。

  新发展阶段中国如何促进服务消费提质扩容?服务消费又有哪些主要增长点?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所长王微称,“服务消费跟很多体制机制方面的改革创新有很大关系,所以促进服务消费要更重视通过体制改革、机制创新和政策调整,为实施扩大内需战略、构建新发展格局提供更好的国内需求基础。”

  “未来,数字化转型、数字网络消费必然是服务消费领域新的增长点。”王一鸣直言。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市场与价格研究所所长杨宜勇提出,未来精神领域的服务消费会有较大发展,提高精神类的服务消费要以消费素质为支撑。他称,从这一角度出发,未来中国服务消费领域的主要增长点是教育和医疗。

  另外,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符国群强调了社区基础设施投资对促进居民服务消费提质扩容的作用。他认为,当前社区基础设施投资必须创新投资机制,通过设置社区基础设施专项资金带动民间资本投资,必须明确社区基础设施的准公共性,将社区作为配置资源的基本单位,通过改善社区基础设施服务社区居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